凯发娱乐

没有攻略你恐怕看不到《千里江山图》 正在展出

来源:首页 | 时间:2018-12-17

  因为宫里展出一件可以和《清明上河图》平起平坐的北宋名作:《千里江山图》。

  以我半生的排队经验,可以笃定地跟你讲:排队一点不可怕,可怕的是你不知道秘诀。

  故宫秋季开馆时间为早上八点半(周一闭馆),你需要做的是提前一小时,七点半到达故宫的唯一入口:午门广场。

  从地铁1号线西站B口出来,走南长街,沿西华门外的护城河步行至午门广场;或者花3块钱购买中山公园门票,从中山公园西门横穿至东门,进入午门广场。

  八点半一到,你在人群的簇拥下走过检票口和安检口,优雅地穿过午门门洞,向左(务必分清左右)一转,没走几步,就到了登城墙入口,轻轻松松凭借前200名的优异成绩,第一批登上城墙。

  你还可以优哉游哉拾级而上,远眺金碧辉煌的宫殿,近看城墙下焦急等待的人群,然后拿出心爱的手机,拍下这动人的一幕:

  登上城墙,你又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,信步踏进《千里江山图》所在的第二展厅,然后发现——悲!剧!了!

  登上城墙进入城楼,正常的参观顺序是这样的:第一展厅、第二展厅(《千里江山图》在这里)、第三展厅。

  但第一批观众的“待遇”不太一样,工作人员会把你直接引导至第二展厅,欣赏《千里江山图》,让你看完后再返回第一展厅继续参观。

  第二展厅里排长队的主要原因,不是参观人数过多,而是每个人看《千里江山图》的速度都特!别!慢!

  五分钟再短,也架不住每个人都看五分钟啊!而且本人实测发现,实际看画时间达到了十分钟。

  队伍行进速度是真正的龟速。排在每一批的前十名与排在最后十名,等待时间相差非常大。回想别人快步登上城墙的时候,我还在忙着拍什么动人一幕,难怪落到了队尾,悲剧地排了一个半钟头。

  《千里江山图》是我国195件禁止出国展览的顶级国宝之一,地位高得需要仰视。

  (展子虔《游春图》,隋代,北京故宫博物院藏,禁止出国(境)展览文物。《游春图》两年前亮相《石渠宝笈》展,拙人不才,写了文章,链接在文末)

  这次展览名叫《千里江山: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》。中国人喜欢讲“青山绿水”,早期山水画还真是以青绿二色为主,郁郁葱葱,富丽堂皇。

  你可能不认识他,但与他平起平坐的另一位画家,你肯定认识,那就是东晋名家顾恺之。

  (顾恺之《洛神赋图》局部,东晋原作的宋代摹本,北京故宫藏。顾恺之没有真迹存世,此摹本被认为非常接近原作,只是本次展览没有展出,因为这不是一幅山水画,而是人物画)

  顾恺之与展子虔都位列唐代以前最重要的四大画家,可能顾先生的名气还要更大些,只是他画的山水真不怎么样,人大于山,比例惨淡:

  这时,你再回想第二展厅里的《千里江山图》,立刻明白了:难怪说《千里江山图》技法成熟!

  是的,历经隋唐创业,青绿山水画发展到北宋已经完全成熟,个中翘楚就是这一望无垠的《千里江山图》:

  此图气势上就胜前辈一筹,洋洋洒洒近12米,看一遍画如同游览一遍AAAAA级景区。

  凑近一步,你会发现,其细微之处同样不马虎。山水树人,姿态各异,步步是景,百看不厌:

  《千里江山图》的作者是北宋末年宫廷画家王希孟,画这幅画是为了献给当今圣上宋徽宗。

  宋徽宗是个好大喜功的皇帝,偏爱此类大山大水,叫人画过不少。北京故宫还收藏了一幅类此的名作:《江山秋色图》。

  (佚名《江山秋色图》,北宋,北京故宫藏,10月31日起亮相《千里江山》特展第二期。《江山秋色图》没有作者名款,明朝人觉得是南宋画家赵伯驹的作品,现代学者认为应该是北宋末年画院高手所作)

  《千里江山图》和《江山秋色图》很像一对姊妹画,高度都在半米出头,都画了大山大水。前者描绘夏天,满目青翠;后者描绘秋天,沉郁苍莽:

  《千里江山图》的山峦俊俏挺拔,如同朝气蓬勃的少年;《江山秋色图》的山峦宽厚坚实,如同沉稳睿智的中年:

  相比之下,《江山秋色图》的颜色浅淡不少,显露出丰富的墨色,多了些许清雅之趣:

  果然,进入南宋,一件更加清雅的旷世杰作诞生了,这就是本展览第三件禁止出国展览的顶级国宝:《万松金阙图》。

  前面的大山大水看多了,你会觉得《万松金阙图》一点气势也没有,只画了山脉一角,而且山峦缺乏棱角,圆头圆脑像馒头:

  《万松金阙图》的作者是南宋画家赵伯骕(音肃)。他是南宋两大青绿山水高手之一,又身为赵宋宗室,经常给皇上作画,名气很大。

  (“万松金阙图”中的“万松”指杭州万松岭,“金阙”意为金色的宫阙,即皇家宫殿)

  江南的山以土为主,石头较少,圆乎乎,胖墩墩,没有棱角。这种温和的气质,恰好符合古代文人不温不火、不疾不徐的审美情趣。

  青苔是写实景物,绿点则是写意笔法,用写意笔法描绘写实景物,就增添了“逸笔草草”的文人雅趣。

  到了明朝,带有文人雅趣的青绿山水画就更多了,比如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文徵明(徵音征),他画的下面这幅画,山水被省了大半,几乎只剩“雅”了:

  文徵明是苏州画坛领袖,人缘很好,这天拉上一帮狐朋狗友,去无锡惠山“天下第二泉”开茶会。他事后将茶会盛况画了出来,约等于一张聚会合影。

  山水完全成了背景,真正的主角是做着各种“雅事”的文人,或低声轻语,或展卷沉思,或俯视泉井,或抬手作揖,举手投足间无一不透露出雅风雅韵,总之雅到了骨髓里。

  这时,你再回想《游春图》里如棉花般的远山树木,恐怕会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  从隋唐的稚拙尝试,到北宋的大气磅礴,再到南宋的画风流转,直至明朝的文人雅趣,这就是青绿山水画在《千里江山: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》第一展厅里的演进历程。

  咱们再出门前行,进入第三展厅,眼前又出现从明朝末年到近现代时期的青绿山水佳作。各路名家从文人雅趣出发,分头挑战新的可能性,各显神通,各具特色,让人眼花缭乱:

  (董其昌《仿古山水图册》,明代,北京故宫藏。董其昌是晚明最重要的画家,此幅淡化了山石的轮廓线条,尽量只用色块来表现,有儿童画的天真之趣)

  (蓝瑛《白云红树图》,明代,北京故宫藏。蓝瑛是明末武林画派创始人,此幅像董其昌一样多用色块,但更加浓艳,富丽中不失清雅)

  (还记得清初四僧里的弘仁吗?还是那样笔墨简洁,品格高逸。《黄山图册之飞光岫》,北京故宫藏)

  (这幅画特意选用展厅实拍照片,就是为了展示金笺纸的“闪亮”效果。作者任熊是清末海派代表画家,作品富有装饰意味,符合市民阶层口味。《十万图册之万点青莲》,北京故宫藏)

  每次参观这种带有“通史”性质的展览,我都很佩服“后出场”的这些画家。你想啊,前辈已经做到至臻至美的地步,晚到的天才们居然还能更上一层楼,开创新的风格,是不是很厉害?

  然后反过来想想,明清后辈追求文人雅趣,画的是心中的山水,不会太逼真;隋唐前辈倒是想画真山真水,无奈时代所限,笔力不及,画不成真;若想看既真实、又气派的大山大水,还真是只能去宋画中去寻找。

  前日刚写完文章,便惊悉故宫修改了参观规定,部分攻略已经失效……赶紧研读官网通知,还好还好,从“早起”到“登城墙入口”一段依然能用。

  之后的规则改了:第一批150名观众直接进入第二展厅欣赏《千里江山图》,后面的观众在登城墙入口处依次领取号码牌,在对应的时间段进入第二展厅参观。

  (全天分成16个时间段,每个时间段包含150个号码牌,总共2400个名额。图片来自故宫官网)

  此外,无论有没有领到号码牌,你都可以随时进入第一展厅和第三展厅参观,这两个展厅不需要排队。

  2. 因古建筑条件所限,午门展厅没有厕所,最近的厕所位于登城墙入口处以西20米处;如果您大清早横穿了中山公园,请一路仔细观察,必有所获。

  4. 展览10月31日进入第二期,《游春图》《千里江山图》《万松金阙图》将退场,《江山秋色图》将登台,大部分明清展品会坚持到12月14日闭展。

  另,本文不是《千里江山图》的正式讲解,对此图的完整介绍将择日推出,鄙人争取在真迹撤展前写完。

凯发娱乐相关

    无相关信息